我在瑞士做科研——李超

作者: 时间:2019-12-01 点击数:

直到拿到签证的那一天,我才真的确信,我将要前往瑞士苏黎世大学医学院联合培养一年。在此之前,我的博士学习规划只是按部就班的完成临床轮转任务和科研工作,尽可能的将研究成果发表在高水平期刊上,我并没有想到,之后的一年,我会在一个国际实验室团队完成新的科研工作,并多次在国际会议主会场汇报我的研究成果。而这一切,是校长及学校外事处、人事处、科研处和研究生处等多个部门的大力支持,也离不开导师李运伦教授的帮助,我成为了学校第一个公费出国联合培养的博士研究生。

对于未知,我们只有更多的准备和努力!

在此之前,我对苏黎世这个城市以及苏黎世大学一无所知,后来我才知道,坐立于中立国家瑞士第一大城市苏黎世的苏黎世大学极具历史底蕴。这个全球排名前100的顶级学府,经过180多年的洗礼,已成为瑞士规模最大的综合大学,包括第一届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伦琴、"世纪伟人"爱因斯坦,干扰素的共同发现者让·林登曼等在内的12名诺贝尔奖得主都曾在此学习或工作过。而苏黎世大学医院是瑞士第一所教学医院,也是瑞士最大的医院。因此,我十分荣幸能够在苏黎世大学医院联合培养。

对于未知,我们往往是惶恐不安的,而我们能做的只有更多的准备工作,也感谢我做了充分的准备,不仅提前查好了所有的注意事项,还做了详尽的交通线路。因此,在我只身到达苏黎世机场后,通过询问机场工作人员,顺利的办理了交通半价卡及年卡(超级贵,约1万人民币),顺利坐车到达苏黎世大学医院与导师见面,并办理了注册手续和房屋租赁手续(后来我才知道,能做到这些有多不容易)。当天中午我就到了实验室,认识了实验室的同事后,在导师的带领下熟悉实验室,并在第二天就开始进入正式的实验工作。

联培博士没有课程计划,因此科研成为我的主要工作。由于我的指导老师在一周后会回国一个多月,因此我需要在一周内完全熟悉实验室的所有安全制度、试剂放置、设备使用以及实验方法。我一边进行实验,一边熟悉设备使用和新的实验室环境,并与实验室意大利博后交流学习新的实验——生物放射性检测。为了尽快熟悉实验室,我利用晚上时间学习安全制度,周末时间学习设备使用和试剂归置,甚至由于时差原因,半夜失眠的时候,我也会浏览仪器的英文说明书。三年多的实验室科研经历也使我更快的学习和适应新的环境,因此,在指导老师回国前,我就完全熟悉了实验室,并独立开展实验。

有时候,对于未知,我们也许惴惴不安,也许踌躇不前,也许不知所措;但是,只要我们沉着思考,冷静面对,做好充足的准备,在未知来临的那一刻,你会发现,一切都会迎刃而解,一切也都是那么的理所应当。

融洽包容的实验室氛围和非常棒的友谊!

幸运的是,我来到了一个非常棒的实验室,实验室同事非常友好并且极具包容性。在我到实验室的第一个周,之前办理的公交卡还是没有邮寄到,于是我打电话给当地铁路客服中心咨询。作为德语区的苏黎世,虽然大家也能够说英语,但还是存在一定的英语口音问题,而对于刚刚接触英语语言环境的我,在电话中沟通格外困难。实验室技术员Adriana发现我存在困扰,主动帮我用德语跟客服沟通,然后用英语给我解释,这让刚刚到苏黎世的我感到十分温暖,像是你发现,这个陌生环境是友好的,而你也不是孤立无援的。

我们实验室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中午大家一起用餐,然后聊天。每当午饭时刻,技术员就会询问每一个人,你是要买饭还是自己有带饭,如果买饭的话大家可以一起去,或者可以帮忙带饭,而大家买饭后都会回到实验室的餐厅一起用餐,这样有利于彼此加深了解,增进感情,尤其是对于我,借助这个机会,我很快与实验室同事熟悉了,并加深了友情。此外,我们每周会有一个人主动在实验室的餐厅为所有人做他们国家的传统美食,例如,意大利博后会做各种意大利面,斯洛文尼亚博士Evelin也会做烤菜,当然,我也不例外,我为大家做过打卤面和炸酱面,他们觉得很奇怪的味道和吃饭方式,但是,反响棒极了!意大利博后Michele还和他妻子专门为我做了提拉米苏,一整盒纯正的意大利提拉米苏,让我不知所措。Michele真的是一个非常棒的人,幽默风趣,十分乐于助人,并且待人大方有礼,后来我为他做了好多实验以表达我的感激之情。

由于苏黎世属于德语区,团队中有6个瑞士人和2个德国人,因此他们大多进行德语交流,我和Michele参与讨论的时候,大家才用英语交流,因此,我说英文的机会大大缩小,对于我尽快熟悉英语语言环境造成了一定的障碍。幸运的是,我和一个德国籍博士Julia和瑞士籍博士Tämer关系格外密切,我们号称Three Musketeer (三剑客),我们经常一起聊天,讨论问题,这样不仅促进我了解不同的文化,还提高了我的英语口语能力,最主要的是,让我在异国他乡不在孤独。由于我的公寓和Tämer的家非常近,Tämer经常开车带我上下班,有一天听说我非常饿还要下班自己做饭,他就拿出电话用德语说了一通,然后对我说,李,今晚你可以到我家里吃晚饭。我当时吓傻了,要知道,这是我第一次到外国朋友家里吃饭,并且我没有准备任何礼物,会显得很失礼。他说,没关系的,我是他的好朋友,就这样,他二话不说就开车把我带回了他家。后来我们建立了非常棒的友谊,我开会做报告,他一定会到现场去支持我,他讲课,我也一定会到他的课堂去支持他!而Julia,是一个十分热情的女生,帮助我解决了很多很多日常琐事,在我离开瑞士的那天,她哭得完全止不住,对我说,她会一直期待我再次回去。

此外,你有任何实验的问题都可以问StephanieChristian以及Michele等人,他们会非常耐心热情的帮你解决。Stephanie话不多,但十分幽默,非常热心;Christian看起来会很凶,偶尔来一句冷笑话,但是外冷内热。我想,我应该永远不会忘记他们,一群极其可爱、宽容、乐于助人的朋友,他们让我在异乡的陌生环境不再恐惧,不再孤单,他们让我对苏黎世有个很好的回忆,回忆里充满着属于他们带给我的美好。

 

自由而专注的研究态度!

在欧洲做科研是一种很放松的状态,他们没有严格的科研产出任务,博士毕业也没有论文要求,对科研的兴趣和持续的探索精神是国外研究人员的原始动力,也是最纯粹的动力,然而,他们在科研产出上并没有落后很多,甚至更多,最主要原因是专注。每个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有时候你想得到的越多,而实际获得的越少,只专注于一件事,可以充分的利用所有的时间进行思考和探索,往往能够走得更深远,获得的成果反而更多,这也许就是专注的力量。在瑞士的这段时间,我每天唯一的工作就是科研,虽然时间不长,但是专注的高效率工作让我完成了两个课题的实验研究,参与欧洲动脉粥样硬化年会等多个国际会议汇报研究成果,会议发言被选为优秀报告收录于《Atherosclerosis》杂志,并完成SCI论文一篇。

欧洲一般周末很少有人加班,平常工作日也是五六点下班,每年更是有4个周的带薪休假,所以他们有充足的自由支配的业余时间,不仅能够获得很好的休息,还可以时常运动以保证身体健康。由于周末会得到足够的缓冲,所以大家工作日的工作尤其专注和高效率。此外,由于没有严格的科研产出任务,科研工作对于他们就显得十分放松,凭着对科学的探索,科研会变得十分有趣,而不会成为一种压力。但是他们的成果仍然很多,一方面是由于他们的工作更纯粹更专注,不需要应付各种琐事,大部分的时间都用于科研;另一方面是对科学专注的探索过程,科研成果便像附属品一样自然而然的产生了。

国外研究者有很强烈的合作意识,研究者参与学术会议,一方面交流学习科研成果,拓宽研究视野;另一方面就是寻求相关领域的合作对象。合作,对于国外研究人员是非常重要的,大家取长补短,发挥各自的优势,会更快更高效的产出科研成果,也往往会有新的研究发现。

在瑞士的这一年科研工作经历,不仅仅拓展了我科研上的思维和视野,还让我对科研工作有了新的认识。只有对科研充满求知欲和好奇心,抱有不断地探索精神,专注而认真,才能真正的做好科研。

 

Copyright©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国际交流合作处版权所有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大学科技园大学路4655号